2010-09-22-中秋

只在18岁远离家乡之后,我才真正体会到那些古诗的犀利和其中包含的痛苦。我想,这个世界上最能读诗的人,多半是游子。

每逢佳节倍思亲。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我想家了。在这些个忙碌焦虑的日子里,想得钻心剜骨刻骨铭心,主心骨都快要疏松。

[01:10.70]秋季到来荷花香
[01:15.56]大姑娘夜夜梦家乡
[01:20.33]醒来不见爹娘面
[01:26.56]只见床前明月光


她看上去真美。

2010-09-02-魔力

我不是没有压力,也不存在什么愿不愿意分担的问题。

我不是永远乐天,不会焦虑。

我连续三天做梦梦见赶不上火车来不及开学,连续三天在焦灼中惊醒,我晓得那是本人价值千金的大脑在提出警告。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怕来不及。

早上清醒,我忙着洗漱,不然来不及赶上三食堂的玉米饼。

上午自习,我也急急忙忙,不然来不及赶上今天划好的进度。

进度赶完了,忙着去吃饭,不然排队,找座,我的时间不允许。

但是,我还有想看的电影,我还想去吃肘子和白菜,我还想去尝一尝鱼。我不是绝症患者时日无多,也不是监狱犯人没有自由,所以我从不用放纵堕落那类贬义词来侮辱自己。

我一天至少要看三本言情小说,只有宝岛那边一对又一对罹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痴男怨女才让我有了久违的智商上的优越感,那时不用去想自习室里膜拜尼克尔森和李永乐时自己有多虚怀若谷。

但也仅仅是虚怀若谷而已。爱因斯坦也不足以令我自惭形秽。我总是不知天高地厚地觉得,我有魔力。

小伟你说我怎么能那么豁达,其实多容易。

听人说,除死无大事,我知道无论未来如何,我会活得很好,给自己想要的生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所以我不担心那些不如意。

梦境说,时间很紧。

可幸的是,每次醒来前,我都还在疯狂奔跑的路上,而最后有没有赶上那趟车,结局还不可知。

所以我只能跑,竭尽全力。

我从上学期起就酝酿着一篇关于言情小说的宏文,只是静下心来写博客太罪恶,时间不允许。现在只适合发这种牢骚,写这种博来勉励自己。

我追的小说虐得心肝肺疼,于是我愿意闭眼等待4个月,那时作者完稿,我喜欢的女主角就会有幸福的结局,就像我能看到的,未来的自己。

[00:13.25][00:27.21]I have you to be with
[00:16.80][03:20.35]Everything will be easy
谢谢我,一直陪着我。谢谢我,给我魔力。

2010-08-12-最佳损友

今天晚上猩猩请便便和我吃了一顿饭。没有太伤感,但是一切已尽在不言中。
再和猩猩见面,可能就是明年这个时候了。
明年今日和你们见面,可能就已经沧海桑田了——对于人来说,一年时间,尤其是这个时间点,足以发生那么多的各奔东西天各一方沧海桑田。
这些年,你们对我的好,刻骨铭心。

我喜欢谢安琪演绎的最佳损友,因为她性别为女,听起来就像唱出了我的心声。
但是猩猩你那么喜欢陈医生。今天你做东,所以按你的喜好来吧:)

愿明年今日,我们梦想成真,静好安稳。

2010/05/09/十送

记得曾经有人问过我觉得电视剧《长征》怎么样,我很严肃认真的告诉他:歌不错。一直到去年暑假重播《长征》我都守在电视机前面,就为了听片尾曲。当年第一轮放《长征》时,那个缠绵婉转的曲调一瞬间就抓住了我,那时心里还纳闷,写红歌的人什么时候开窍到这种地步?也没有认真想过其中的怪异之处——这首歌怎么听都不单纯。说不单纯,是因为它回环往复,一送再送,依依不舍,双泪涟涟,可能是我觉悟不够阶级感情不足以至于不能感同身受,总之分明不像是革命群众送红军,像什么呢,我没细想。

结果今年年初时曾经无意中发现一张江西客家民歌的曲谱,头两句是 “一送(里格)表哥,(该只介)柜子边;双手(里格)拿到,(该只介)两吊钱。” 似曾相识吧?(尤其是,生长于江西隔壁的湖北,“拿到”二字让我觉得亲切无比。家乡话里这个“到”字念轻声,放在谓语后面作语气助词,轻轻一带,就有一种关心和叮嘱的味道。)然后我读了读谱,发现曲调也和著名红色歌曲《十送红军》逼似。好了,不需要求证,我心里已经确定这首歌才是原始版本。原因?即使经过所谓的改编,《十送红军》那曲调仍然脱离不了骨子里的缠绵,属于民歌、情歌但不可能属于“红歌”的缠绵。

附《送郎调之十送表哥》部分歌词如下:
一送(里格)表哥,(该只介)柜子边,
双手(里格)拿到,(该只介)两吊钱。
一吊(里格)拿到,表哥零星用,
还有(哇里格)一吊,表哥做盘缠。
表哥哥听妹哇,出门(里格)郎子,都要爱惜钱!

表妹(啊里格)送我,(该只里格)柜子边,
双手(里格)接过,(该只里格)两吊钱。
一吊(里格)拿到啊,(该只里格)零星用,
还有(里格)一吊,(该只里格)做盘缠,哎呀表妹妹!
表哥(里格)我会啊(该只里格)爱惜钱。

二送(里格)表哥,(该只介)天井边,
一朵(里格)乌云(该只介)遮半天,
保佑(里格)龙天啊,(该只里格)落大雨,
留下(里格)涯郎啊,(该只里格)歇夜添,
年头(里格)一走,(该只里格)年尾归,
歇了(里格)一夜啊,(该只里格)当一年。

——-
八送(里格)表哥,(该只介)桂花窝,
拗枝(里格)桂花(该只介)来垫坐,
左手(里格)攀到桂花枝,
右手(里格)挽紧亲表哥。
桂花(哇里格)香万里,
花恋(里格)枝头(该只里格)妹恋哥,哎呀表哥哥
两人(里格)实在(该只里格)情意多。
花恋(里格)枝头(该只里格)妹恋哥,哎呀表哥哥
两人(里格)实在(该只里格)情意多。

九送(里格)表哥,(该只介)九曲滩,
滩水(里格)流到,(该只介)又流还,
滩水(里格)也有回头意,
表哥(哇里格)出门几时还?
哎呀表哥哥莫把表妹,(该只里格)望穿眼。

表妹(啊里格)送我,(该只里格)九曲滩,
滩头(里格)流水,(该只里格)流又还,
滩水(里格)都有,(该只里格)回头意,
人情(里格)还能,(该只里格)比水淡。
哎呀表妹妹今冬(里格)唔归,
我就(里格)明日还!

十送我表哥,(该只里格)路途尾,
表妹(里格)送我路途尾,看见(里格)半天,
(该只里格)雨飞飞,
表哥(里格)撑起,(该只里格)高天伞,
表妹(里格)脱下,(该只里格)围裙围,哎呀表哥哥(妹妹)
你去(里格)出,我就打道归!

2010-05-01 致巴萨——王朝无解

对于我这个巴萨球迷而言,今年欧冠的硝烟已经渐渐淡去,但是这几年累积许久、想对巴萨说的话,却恰恰在魔力鸟率领国米晋级之后才不可抑止地涌上心头。

这个赛季的口水已经太多,尤其是在梅西大四喜、双杀皇马之后,总有人说“巴萨王朝“、“巴萨无解”、“梅西无解”等等等等之类的话。每次听到这种言论,我都不再像当年一样得意洋洋,因为我知道这世上有个词叫“骄兵”,因为我很清楚,仅仅一个赛季的六冠王尚不能称之为“王朝”,一个赛季的金球尚不是球王的加冕。

有同学说过我有时爱走极端,可能是吧,因为我个人心目中真正的王朝,应当一时无解。但这世上没有完美的球队,那么梦想着成为王朝的队伍,也一定拥有一颗追求“无解”的心并且在“破解”的路上奋力前进。

而巴萨,你的解太明显。

从06年开始关注巴萨, 到现在将近四年,零零星星比赛也看了不少。每年欧冠都是豪门盛宴,而我独独对魔力鸟和他的切尔西(或者说曾经的切尔西吧)印象特别深刻,同时特别忌惮,而且年年忌惮。我从不怕承认这些。魔力鸟说,11打11从未输过巴萨。是的,他和他的切尔西,他和他的国际米兰,他,何塞·穆里尼奥,就是巴萨的那个解。

但魔力鸟本身也并非无解啊。

然而如此耀眼的他摆在眼前几个赛季,巴萨却仍然没有寻出破解之法。就算魔力鸟已经离开,切尔西依然让巴萨吃尽苦头。去年欧冠半决赛淘汰车子?那场显然不能算。

所以四强决出时,我就给猩猩发短信:你说冠军是国米还是拜仁呢?结果他说,里昂吧。其实这条短信我发得十二分认真,也带着几分惆怅——没有太多伤感、痛苦,顶多惆怅。被淘汰,尤其是被穆里尼奥的国米淘汰,对此时的巴萨来说并不算是一件太糟的事。比赛也证实了我的预感,巴萨最终是被魔力鸟拉回到地球表面了。或许,在极具针对性的战术面前,他们就不曾真正飞起来过。但是,王朝无解。已经号称是王朝的队伍怎么还能被设计出如此有针对性的战术呢?没错,固若金汤也是一种战术。

我从不曾怀疑过巴萨拥有冠军的心,但我希望巴萨在“破解”的路上走得更远,希望所有渴望胜利与征服的队伍在“破解”中共勉。

这个赛季的欧冠,我猜中了故事的开头,也猜中了结尾。我爱巴萨,但不为巴萨遗憾。只是几个同学为我遗憾,当初怎么没想到去竞猜呢?我笑笑,说,下次吧,下次我猜巴萨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