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7 抱饮暴食

今天气温是-3~6,室友们叫嚣着:终于负了,负了,哦也哦也哦~也~!

汗,可是冷而不下雪就不好玩了

本人生平第一次住在有暖气的房子里,新鲜劲过了第一个感觉就是——干~~!太干了

今天早上醒的时候觉得热得不行,一摸背后略微有点汗意,心想是不是要毛巾被伺候了.然后就抱起昨天晚上准备好的乐扣,喝得那叫一个猛啊~~

我有生以来头一次在睡觉之前先准备好600mL的一大杯水,预备半夜被干醒之后不至于黑灯瞎火地爬下去然后踩到楼下甜甜的脑袋……

哎~原本不爱喝水的我,到天津之后,也算是进步了很多吧~

最近最大的成就就是找到了一个好地方~

本部西门对面的川南香!因为那里的茄子不是甜的~~!由此我总结出四川人的味觉系统很正常,至少比咱食堂大师傅的强出不少,嘿嘿~~

目前,在我的带领下,川南香在咱寝室已经成了暴食的代名词,反正饭钱是1元管够,大家都抱着不吃白不吃的心态在那里大块朵颐,嘿嘿.而且蜀地的美女真是名不虚传,川南香老板娘风情万种,服务员秀色可餐~

关于本人的新QQ名字嘛…

同志们都知道大饼夹鸡蛋吧..

南开校区食堂的大饼夹鸡蛋颇有特色,除了鸡蛋还有一片与鸡蛋等大的火腿,于是某个清晨我突发奇想地问晓卓:你说为啥它不叫大饼夹火腿?或者,来个统称:大饼夹鸡火?大饼夹火鸡?大饼夹……鸡腿????…..

晓卓无奈地看着我:如果你是食堂师傅.你将创造有史以来最大的谎言……

嘿嘿嘿……

2007-10-20 大中缘

昨晚上给小舜子发短信,说我在大中路上找了一个周围风景最美的邮筒把信寄了出去.她抑郁地问我,那是啥路,难道是包子一条街……于是我决定写这篇日记为大中正名,毕竟那是我对南开最初的向往.

南开东门

隐约可以看见白杨树吧.

东门进去就是大中路.”大中”的起源要追溯到1937年日寇侵华以前.当时晶莹剔透的马蹄湖对面还有一泊湖水作为孪生的伙伴,这条道路恰巧穿越二者中间,水路相交,酷似”中”字,故而得名.

天津一年没有几个晴天,但每次去本部在大中路上骑着自行车,都能看到极其灿烂的阳光投到草地上那片清澈又翠绿的金色,让人感觉相当的温暖.

其实现在的马蹄湖远远算不上晶莹剔透,湖里面的残荷和淤泥给人感觉不怎么好…但是见到盛夏的马蹄湖,我又生出几分向往.其实林妹妹很大度,留得残荷听雨声.为了夏天的灿烂,我也大度一把.

南开马蹄湖

最初对南开的好感其实起源于凤凰卫视做的一期特别节目,南开80年校庆的时候.镜头下的大中路,两边种满白杨,看起来特别宽,让人觉得开阔大气.于是对南开对大中路都充满了向往.

但是走进南开园才发现,大中路大概只有我想像的1/2宽,看上去并不那么大气.但镜头也记录下了真实的一点,秋风吹过(天津的风那真是相当的大)时,无数叶子打着旋儿坠下,在地上翻滚.那种壮观的坠落有些义无反顾,不知怎么让我想到旅鼠跳海:)每次骑车穿过拥满水影林光的大中路,都觉得心里有点震撼,觉得悟到了什么,却又不知到底悟到了什么.好像是听到了自然轮回的声音.

镜头虚构了大中路的大气,但是又漏掉了大中路的温暖.就是那种阳光洒在周围草坪上的温暖,上面说了,翠绿又清澈.凤凰卫视的镜头没有反映出来,将来说不定会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下那种真实的温暖.

所以才说,理想和现实有差别,但是没有差距,大中路最终还是没让我失望.

以后给大家寄信都去那个邮筒,虽然你们暂时见不到,但还是期盼大中路的温暖能传到千里之外,让它代表我的心意.

2007-10-03 新生记事

丸按:因为没有报到时没有迁户口,至今还保留着完整的入学通知书(迁户口需要通知书的一半作为材料)。大三时又想起这茬,去问学校户籍办公室的老师,表示学校已不可能再接收,于是到天津户籍管理的地方开具了未落户证明,将户口移回家乡。开证明时有大妈极不理解,问为什么要回去呢,话里话外有一种优越感。我只笑了笑没说话。毕业工作时因为户口在原籍,入职手续办得极快,这几天天津市开始清理空挂的户口,若不在津买房或工作,就给冻结,好多同学开始紧张担心。这时又看到这篇小文,原来已经7年多了。

我就一直觉得我这个人挺矛盾。

来了天津,看灰不拉机的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渤海之滨,白河之津。

然后报到,忘了转户口。所以现在应该属于无户籍人士。

然后去了寝室,发现6个人中我是第6个到,于是只轮到那所谓最差的门后面的上铺。

记得新生心理讲座时主讲的袁辛说以前曾经有学生因为床铺而出现过矛盾,而她大学时睡的铺和我一样,她每天就窝在门后蜷在床上开着小台灯听歌看书,觉得气氛浪漫无比。

听完讲座室友们一致认为我暴殄天物,因为我这个人实在是浪费了那传说中“浪漫”的气氛,偶尔给她们推荐一首“情歌”都是MC那种嘶吼型的。也许是我一直迟钝,没发现我还这么有个性。

然后巴在图书馆门前思考着为什么十一之前不能开门。

然后看着自习室冰冷的桌椅冰冷的灯,发现我更喜欢那该死的不开门的图书馆。

然后看着早上起来晨读的同学,也想加入,却被一场至今还没痊愈的感冒郁闷。

然后接到通知,12月时获准考4级。

然后面试21****直通。然后接到不幸的消息国庆节假期要集训。

然后权衡再三决定不回家,然后训了一天就萌生退意。

然后晕车晕得死去活来地去了天津图书大厦,饕餮地买了许多书,看了许多书,并决定以后将扎根在这个离寝室1个小时公交车车程的地方,但是要靠我人品挑一辆我不晕车的车。回程时坐反了方向,去了太阳城。

然后,坐到新开的网吧,见到朝思慕想的你们中的几个人。

然后写下这篇日志。

以飨那些关心我的人。

敬礼。

2007-08-23 饕餮的感想

丸按:这是高中毕业那个暑假,各种升学宴吃得快吐的时候写出来好玩的。现在看已不觉得好玩了,瞎写一通,只剩下亲切。我还能记得张小轩那顿那个超级大南瓜,至今不知道里面的肉是怎么填进去的。

 

饕餮,传说中的一种凶恶贪食的野兽,古代青铜器上面常用它的头部形状做装饰,叫做饕餮纹.传说是龙生九子之一.《左传.文公十八年》上有这么一段:”缙云氏有不才之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侵欲崇侈,不可盈厌;聚敛积实,不知纪极.不分孤寡,不恤穷匮.天下之民以比三凶,谓之饕餮.”

PS:Tāo tiè

我看的那部七宗罪里面,把gluttony翻译成暴食,总觉得少了点味道,也许非得要这种传说中的上古神兽才能贴切形容第一起杀人案中的被害者给我的感觉.又想起前几天看到有关七人众的说法——虽然很明显这是杜撰出来的:8月的第一个星期四?太不靠谱了……星期这个概念是甚么时候才传到中国来的……汗……不过故事确实还可以,当然,比起Se7en那是相当的苍白.

正题,即这几天参加各号人物升学宴的感想……

上菜:

凉菜.然后是烤鸡/鸭/鸡+鸭,乌龟的近亲,蒸菜,一大盘鱼,几个各式各样圆形容器装的各种各样的汤,偶尔出现而让人略感欣慰的小白菜,蒸包子/饺子等主食,甜汤,西瓜……

其实水果应该饭前吃,不过最搞笑的就是金X酒店,饭前哈密瓜,饭后西瓜,难道这是又要符合科学的饮食习惯又要随大流的产物?

下巴上肿起的小包提醒我最近油太多,刺激性食物太多,还有,按照我给自己的标准,盐太多.

照这样吃下去,我的下场估计就是毁容+内分泌失调+癌症…..

再加上在眼前若隐若现John Doe的笑容,我没了食欲.

吃过两顿之后我开始一个劲的吃松仁玉米(想到我过生日那天耗子和菜…),大家可以回到3年前叫我周玉米,还是蔬菜吃不腻啊.

但玉米的季节基本上过去了,所以饭店的大厨们不管怎么加佐料那玉米非老即涩.

所以把暑假托付给玉米不是很明智.

还是有很多菜出镜率蛮高的,但是有个菜附带的配菜都一成不变,就是鳖及鳖里的香菇.现在已经不是我7 8岁那个把鳖剁成许多块就可以很吸引眼球的时候,换句话,鳖不吃香了,又或者,鳖不香了.当然香菇是很香的,所以我吃了大量香菇……具体多大量大家可以参考香菇鳖的出镜率.我不介意被叫成周玉米,不过周香菇也不错:)

PS:听不真就是周仙姑了……何仙姑……童年美好回忆……

舜舜的饭里出现亲切的蒸菜,于是我开始对南瓜有好印象(不包括老娘做的),再怎么说,长得很讨人喜欢.

高潮出现在小轩的饭上,那像花儿一样美好的万圣节大南瓜被我啃去俩花瓣,味道真的不错.不过小轩说还是比不上肉——看着他开心的大块朵颐,我很羡慕他的胃口.

至于我到底吃的多大俩花瓣,可以请教舜舜.大家也可以与时俱进叫我周南瓜.

到阿妖那,我实在是无力承受各式油腻的大菜了,却在无意中发现排骨(可以忽略这两个字)冬瓜汤(后面三个字是重点)好喝,也是,冬瓜凉性,热天喝最好不过,但是我过了……我喝了4碗.不好意思,再次鲜花礼炮掌声有请舜舜作证~~我忏悔我忏悔,喝得太多了……为了惩罚自己,大家叫我周冬瓜吧……

写了好多,暑假的饕餮之旅,貌似还未到头啊…摆一个猴哥造型,貌似还是看不到头——但是这篇长得该死的日志已经到头了:)如果哪位超有耐心的人士看到了头,玉米香菇南瓜冬瓜汤我这厢谢过:列位看官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