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2-谈情说戏之六:夫在东来妻在西

有个男人,高中时苦恋同班一女同学未遂,毕业后各奔前程,各自成家,男人也有了自己的儿子。小儿三岁时,女同学和丈夫离婚,带着一个女儿独自生活,男人得知后,毫不犹豫地也离了婚,要去和女同学在一起。在那年除夕夜里,原配妻子在家里的卫生间上吊自尽,留下三岁的儿子和父亲一块加入那个新的家庭。

这个故事是过年回家时我妈讲给我听的,她有个同事,“新来的小孩”,人特别好,温柔善良,细心厚道,就是故事里的那个男孩。我当时觉得很难以接受,问她说:那他就和他爹还有那女同学成一家了?还有后妈闺女?我妈说是啊,他爸爸还特别疼那个女儿,亲生的也不过这样了。然后我追问:那他心里不会不舒服吗?我妈笑了:那还能怎么样呢,日子还是要过呀,不过这个男孩真是难得,品性特别好,我觉得他以后会幸福的。

有个女人,年轻时美丽张扬,在众多追求者中选择了学历最高最有文化的一个。这个读过大专的男人起初对她千依百顺,但岁月没有磨平女人的棱角,只磨去了男人对女人的爱恋。发现不对之后,女人跟踪丈夫到旅馆,晴天霹雳之下,打电话举报嫖娼。丈夫声名扫地,丢了工作,感到生命之重无法承受,留下父母妻儿,跳江自尽。女人怀着责任感和赎罪之心,供养公婆,抚养儿子,做过苦力卖过血,好不容易儿子考上了名牌大学,却将她赶出家门,声称她不事公婆,不守妇道,还害死了自己的丈夫。

这个故事是前几天读的,方方<万箭穿心>。作者给了女主角一个开放式结局:一根扁担,头一回挑着属于她自己的东西;一张给公婆的字条,像丈夫当年没有给她留一个字一样,她也没有一个字留给儿子;一个爱她的男人,不管结果如何,至少让她的未来有更多可能。

还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虽然是贫贱夫妻,也有父母公婆在堂,儿女承欢膝下。男人进京赶考高中状元,招赘为驸马,前尘尽弃,女人在家侍奉公婆抚养儿女,二老思儿成疾,加上大旱饥荒,终致抱憾离世。女人带着孩子,跋涉千里进京寻夫,才得知男人停妻再娶,十分显贵。女人几次想要相认,男人铁石心肠,还召来家将,意图杀人灭口。家将天良未泯,女人和孩子幸免于难,无奈到开封府击鼓鸣冤,最终还是包青天主持公道,龙头铡下只有忘恩负义杀妻灭子的陈世美,再无当年跨马游街琼林赴宴的状元郎。

这个故事脍炙人口,张君秋先生有代表作,以女主人公为名:<秦香莲>。全剧不到三个小时,一般从香莲携儿女寻夫起,包拯开铡止,演来异常饱满动人,我个人觉得比电视剧电影小说话本等等其他版本都好看得多,尤其爱看最末《铡美案》那一段:面对皇亲国戚,包青天也无奈妥协的时候,秦香莲不依不饶,非要陈世美死。

其实一开始我不太理解秦香莲:复合已不可能,而公主和国太在公堂耍无赖,伸冤也没什么希望,为什么不就着包拯给的台阶,拿了银子回家去?后来仔细想想,才明白香莲的不依不饶,最合情理。如果放过陈世美,出于皇家脸面的考虑,就算陈不出声,公主和国太也必然不会让秦香莲和孩子活下去,只有陈世美死了,事情闹大传开,包青天的美誉得以维持,母子三人才有生机。所以说,公主,国太,甚至包拯,都低估了秦香莲。这样一个带着全家扛过三年大旱,撮土为坟埋葬公婆,不远千里进京寻夫的女人,韧性极强,是个打不死、压不垮的“铁娘子”。

<万箭穿心>封面上有方方一句话:儿孙满堂也好,孤家寡人也好,你都得把自己的人生走完,生活就是这样的。三个故事,对错说不清,结局也不论,至少每个故事里,都有那么一个人,始终把自己看作主角,认真对待自己的人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